主页 > 笼式足球 > 悼念曾宪梓:为国脚捡球、买营养品,他是中国足球的贵人
2020-06-09

悼念曾宪梓:为国脚捡球、买营养品,他是中国足球的贵人

据中新网报道,金利来集团创办人、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届、九届、十届委员、中国香港著名企业家曾宪梓博士,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9年9月20日16点28分在梅州逝世,享年85岁。曾宪梓博士是白手起家的商界奇才,也是满腔热忱的爱国者,他更为中国的体育和足球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。曾宪梓。为国脚捡球,为他们买营养品曾宪梓博士出生在广东梅县,和前国足主教练曾雪麟是同宗,论辈分是曾雪麟的侄子。梅州地区足球历史悠久,在清朝同治年间的1873年,德国传教士就将足球等运动传播到这里。梅州也是有名的客乡和侨乡。曾雪麟的父亲曾广源在1920年前往泰国谋生,曾雪麟出生在泰国,八岁时被送回梅县。曾宪梓的父亲和叔父也在泰国做生意。在曾宪梓幼年时,父亲便去世了,他家境贫寒,要割草砍柴、养鸡放牛,一度辍学。而依靠土改队的帮助,他被送到东山中学就读。1957年,他考上中山大学。曾宪梓先生曾说,“是国家把我这个穷孩子培养成一个有知识、有理性的大学生。”在成为领带大王后,曾宪梓很快想到回报家乡——1977年,他给母校东山中学捐建了一座教学楼。随后在1979年,曾宪梓和曾雪麟联系上了,当时曾雪麟在执教北京队,“小快灵”的风格就是由他确立。对中国体育的事业,尤其是中国足球,曾宪梓出力很大。中国队到中国香港地区比赛时,曾宪梓连训练都看,甚至屈尊为国脚捡球。中国队出国打比赛时,他和妻子一起跟随,并且购买营养品送给国脚。1980年12月,在主教练苏永舜的带领下,中国队到中国香港地区参加世界杯预选赛。曾宪梓打电话给曾雪麟,邀请他到港看这几场比赛。当时跟现在很不一样,曾雪麟不是想去就能去,光有钱还不行,得经过国家体委的批准。曾雪麟找到体委足球处,说经费自己解决了,希望给一个去中国香港的名额。足球处表示,得让香港足总先发邀请信,还建议多邀请几个。于是曾宪梓找到担任香港足总会长的霍英东,最后曾雪麟等三人加入了中国足协的观察团,顺利成行。在中国香港,曾宪梓宴请了中国队,给大家鼓劲,此后曾雪麟到泰国探亲,也是由他资助。 老帅曾雪麟。黑色“519”1982年,中国队冲击世界杯失利,苏永舜心灰意冷,到加拿大探亲后迟迟未归。而这一年曾雪麟执教的北京队夺得甲级联赛冠军,他成为国足主帅的呼声很高。曾宪梓得知后非常兴奋,鼓励曾雪麟抓住机会:“一个梅县人能当上国家队主教练,很了不起!如果需要我的帮助,我会尽力而为。”1983年4月,曾雪麟正式成为国足主教练。起初国足势头很好,他带队在印度击败阿根廷,夺得尼赫鲁杯;1984年又夺得亚洲杯亚军。但1985年的“519惨案”毁掉了一切(1985年5月19日,国足在北京1比2输给了中国香港队,无缘墨西哥世界杯)……“519”令曾宪梓非常失望,但他依旧有热情,希望曾雪麟继续发挥才干。当年8月,两人在梅州见面,曾宪梓提出组建金利来足球队,自己每年出50万元,参照外国俱乐部的模式,完全交给曾雪麟管理和执教。交谈时曾宪梓越说越兴奋,他知道中国足球的潜力,但曾雪麟却也深知这件事的瓶颈在哪儿:“到哪儿去找球员?他们都是各专业队的,要不来也挖不走。”曾雪麟说他去了广东队,想要一些退役的球员,但当时没有要离队的。他又去看望受伤的古广明,也被婉言谢绝了,古广明说,如果伤愈还能继续踢,自己想去前联邦德国踢球。超前的职业球队思维曾宪梓和曾雪麟还在继续努力,但他们和*********的磋商,同样没能成功。按照《败军之将——曾雪麟传》的记载,曾宪梓向*********提出,想要一些从国家队退役的球员,并且希望国家体委允许自己组建的职业队参加甲级比赛。*********的答复非常客气,也非常明确:“这可能就比较困难了。这样一搞,我担心会乱。我支持你办这个队,只要地方队放人,你也可以找去。”(编者注:《败军之将——曾雪麟传》这本书编写时,作者见了几次曾雪麟夫妇,书中的言论和情节大致准确。)而当1994年甲A开幕时,曾宪梓的身体却出了问题,1995年确诊为肾衰竭。而且他事务繁忙,加入了中国香港特区筹备委员会,但他依旧继续支持中国足球。当然,我们也不会忘记曾宪梓先生的巨大贡献——2012年11月,曾宪梓体育场在梅州启用,目前是中甲广东华南虎俱乐部的主场。正如曾宪梓生前说的那样:“总之今生今世,要为党、国家和中国香港,尽最大努力,做到生命最后一刻。” 责任编辑:腾飞校对:丁晓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